【朝鲜游记之一:初到禁忌国度】

- 编辑:微风 - -阅



承担包机任务的是高丽航空商社,也是朝鲜唯一的航空公司,由于大家周知的原因,朝鲜无法获得西方国家的先进客机,高丽航空的飞机全部为前苏联机型,不少都超过了正常服役年限。执飞此次航线的安-148,为中短途支线客机,由乌克兰安托诺夫设计局设计,算是朝鲜目前比较新的机型,因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经常搭乘该型飞机出行,也被称为“金正恩专机”,飞机非常小,只有73个座位。


作为展示朝鲜形象的窗口,高丽航空的空姐个个姿色不凡。在出发前,旅行团就被告知,由于特殊的国情和政治体制,进入朝鲜会有许多禁忌,言行可能会受到限制。朝鲜没有互联网,也不能办理国际漫游,中国游客的手机变成一个只有拍照功能的“板砖”。从登机开始,所有游客就掐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需要过五天“与世隔绝”的日子。


机上液晶屏播放着朝鲜著名牡丹峰乐团的表演,内容大致是称颂领导人。根据朝方要求,外国游客入境不允许携带高清的专业摄影设备,而且绝对禁止携带长焦镜头和能够望远的数码设备。令人无奈的是,记者原本想带两张32G的SD储存卡,也被告知不能携带。因为卡是韩国(朝鲜称“南朝鲜”)三星产的,由于朝鲜与韩国的关系紧张,韩国的产品在朝鲜一般也不允许使用。


飞机上提供的宣传朝鲜政治风物的画报,封面设计和人物布景手法,让人有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高丽航空提供的飞机餐,菜品式样看着好于国内航班。此次行程共5天,先后游览平壤、金刚山、开城三个城市,团费每人5480元,全程无自费、无购物,看上去还不错。但实际上,旅行团的线路是预先设定好的,只能按照既定路线游览,不可能有任何改变,活动半径基本上都在导游的视野范围之内,“自由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大约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平壤安顺机场。这里到处都是军人打扮的海关人员,入境过程严禁拍照,除了必要的安全检查,游客的相机和手机、U盘都要被边检人员严格检查、逐一翻看,防止有关于韩、美的相关图片、文字及其它不适合的内容被带入。


两名随团导游中,有一位是有着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的混血美女小金,中文很流利,声音像吴侬软语,非常好听。小金很敬业,总是笑容满面地介绍当地风土人情,但是遇到原则性问题,却非常严格。朝鲜百姓对他们的领导人非常尊敬,不能直呼其名,必须使用“主席、将军、同志”的尊称,一旦外国游客对领导人有不礼貌的称谓,导游会不太高兴,立即提醒改正。她们从未走出过国门,也在极力地向游客打听外面的世界。比如中国现在发展如何?中国老百姓有没有钱?


首日的行程都在平壤市内,第一站是位于金日成广场附近的人民大学习堂,这里也是朝鲜举行大型政治集会的场所。初到朝鲜,你会感觉到当地人似乎都生活在条框之下,规整的制服、相似的着装、表情整齐划一……


进入学习堂会有身穿军装式样制服的工作人员引导和监视,当地百姓可以办一张卡,出入需要刷卡,外国游客不用走闸机通道。进入前,导游又是千叮咛万嘱咐,各种必须,各种千万不要,各种一定牢记。


人民大学习堂相当于国家图书馆加电大,既有藏书功能,同时年满17岁的公民均可来听课学习。这里会定期举办一些讲座和培训,听众大多是希望能够在工作上更有提升的年轻人,这样的社会培训也是很多朝鲜年轻人接触外来事物的一大方式。每个教室的正上方,都悬挂着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画像。


按照官方说法,朝鲜从2012年起开始实行12年义务教育,所有的朝鲜国民都能达到中等教育水准,中学生毕业后通常有三种选择:当兵、上大学或参加工作。朝鲜普通中学的大学升学率在50%左右,已经上班工作的国民可以通过边工作边学习的方式继续深造。在学习堂里面可以看到看书、学习的市民,其中有很多年轻人在学习中文和英文。


朝鲜百姓也用手机,但仅限于打电话和发短信,学习堂里也能看到有人用智能手机,但没移动数据信号,只能装些应用软件,当作翻译工具。


图书管理员正襟危坐,前台桌子上放着一本中文版的《水浒传》。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在过去封建专制时代,这本书长期被列为禁书。


一间播放着中国歌星毛阿敏歌曲的音乐教室,引起了中国游客的浓厚兴趣。这里除了悬挂着金日成和金正日两位领导人的画像外,桌子上摆放的都是上世纪90年代的“双卡”录音机和17英寸彩电。


平壤市民正在利用电脑查阅资料,朝鲜无法连接全球互联网,但有自己本国的网络。


人民大学习堂顶部是一个可以鸟瞰整个金日成广场的观景台,从这里看到的景观可以说是吸引世界眼球的地方,朝鲜阅兵仪式中看到的经典建筑在这里一览无余,大同江对岸就是著名的主体思想塔。


离金日成广场不远的地方,是万寿台。在朝鲜民众的心中,这里应该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两代领袖的大铜像,还有零公里处——通往全国的道路均由此开始计程,所谓万方辐凑是也。瞻仰领袖铜像必须自愿献花鞠躬,外国人也不例外,一束二十元人民币。导游再次告诫,拍照须取铜像全身,不能模仿领导人姿势,更不能耍笑和在动作上搞怪,只能在台阶之下拍,有游客在现场疾走小跑,也被制止。一行人步步小心,生怕犯了错误。


在平壤最后一站是参观见证中朝友谊的纪念建筑——友谊塔,1958年最后一批志愿军回国,次年该塔建成,为纪念在朝鲜战争中牺牲的18万志愿军将士。志愿军入朝参战是在1950年10月25日,所以纪念塔由1025块花岗岩砌成。到达塔下时天色近晚,为战死异国的同胞献上一束鲜花,然后默哀,三鞠躬,此刻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心潮起伏。


友谊塔底部基座是一个纪念馆,里面有描绘中朝军队共同战斗的壁画。对于那场战争缘何爆发,年轻的导游也许只能从朝鲜的书本上获知一些大概。


纪念塔里保存着志愿军烈士的名单,上面有不少山西籍的牺牲者,拍下照片的瞬间,不觉得泪水已从心头到了眼角。战争结束已经60多年,当年的英雄儿女如果健在,至少当在古稀开外了。


入朝的第二天,几乎都是在车上度过。因为沥青短缺(需要从原油中提取),朝鲜没有多少柏油路,从平壤到东部元山市金刚山景区,共260公里的路程,需要在坑洼不平的水泥路上颠簸7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这段公路建于上世纪70年代,正值朝鲜经济最好的时光,如今年久失修已变得破败不堪,一路上有不少绘着政治宣传画的隔板,矗立在公路两边。


金刚山临近军事分界线,是朝鲜著名的自然风景名胜,在朝韩国关系缓和期,这里只向韩国游客独家开放。2000年,韩国现代峨山公司取得了金刚山旅游业务的50年独家经营权,随后,朝鲜政府宣布了设立金刚山旅游区的政令,使金刚山成为了具有特区性质的景区。


金刚山旅游项目被认为是朝韩和解的象征,旅游区内的设施全部由韩国公司进行开发和管理,每年吸引约20万韩国游客前往,不过在2008年,金刚山景区发生朝鲜士兵枪击韩国游客的事件,导致两国合作中断,朝鲜随后驱逐了滞留在旅游区内的韩国人员,并冻结了韩方的资产。2011年,朝鲜单方面取消了韩国公司的垄断经营权,并设立了金刚山国际旅游特区,允许外国人到金刚山进行投资和旅游,由此中国游客也可以前往金刚山,旅行团下榻的酒店就是韩国人留下的,房间里电视空调甚至木门全是韩国货。


山脚下一幢现代化的大楼是当年供朝韩离散家庭相聚之用,随着南北交恶,这个漂亮的建筑也被闲置。


外国人的手机在朝鲜无法使用,只能依靠金刚山酒店的国际长途电话服务与国内联系,此情此景也一下子让时光倒退回上个世纪。


结束金刚山之旅,行程又转回朝鲜西海岸,从平壤到板门店100多公里的行程要经过四个人民军检查站,戒备森严。一路上经过的朝鲜村庄市镇,大多都是低矮平房,不少建筑外观都上了年头。


位于开城南部的板门店是《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地,也是朝鲜半岛分裂的见证。进入军事管理区,游客全体下车,车辆受检,人员从另一出口排队出去再乘车,两名人民军战士武装随同。导游说,这里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这样是为了游客安全。


板门店目前是朝韩共同警备区,设立有中立国停战委员会,会场地点横跨在军事分界线上,由几幢蓝色和白色的平房组成。现场并没有想象中朝韩士兵隔界对峙的紧张气氛,相反倒是双方私下有着默契,两国都开放了板门店参观旅游,但在时间上会错开,在一方游客参观的时候,不会看到对方的军事人员。



停战协定签字大厅是由100多名中、朝两国工人经过通宵达旦施工建起的一座具有朝鲜民族风格的飞檐斗拱式建筑,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大厅正中并列着两张长方形的会议桌,为双方首席代表签字桌,分别摆放着朝鲜和联合国旗帜。中国当时以志愿军的身份卷入朝鲜战争,因此大厅陈列的历史照片中,并没有中国军人的影子,也没有彭德怀在开城签署停战协定的照片。


在板门店,游客还被带着向一块镌刻着朝文的纪念碑献花。经过导游解释,才知道纪念碑上原来是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日成的绝笔签名,时间是1994年7月7日,在他病故前夕,还在审阅一份关于与韩国进行统一会谈的文件。尽管统一是朝鲜和韩国的共同夙愿,但随着近年来半岛局势恶化,统一愿景更是遥遥无期。一个民族分裂60多年如仇人一般,这恐怕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剧。




关注微信   每天有品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