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游记之三:一少一多】

- 编辑:微风 - -阅

习惯了中国大城市的拥堵,初到朝鲜,为会眼前看到的空荡大街而觉得不太适应。朝鲜半岛上的两个重要城市:平壤和首尔,一个人口不到300万,另一个人口2000多万。在平壤,尽管大街宽阔,却很难见到多少车辆和行人,电力短缺也让这个城市在夜间变得漆黑一片。与车少人稀相对的是,朝鲜城乡处处可见的领袖像,显示出这个国家高度政治化。
清晨,一位骑车的男子从主体思想塔前经过,广场的建筑倒映在雨后积水中。

没有政治活动时,空空荡荡的金日成广场。每逢金日成诞辰纪念日、劳动党党庆等重要日子,这里都会举行上百万人的集会。朝鲜很少有外国游客,美国和韩国人一般被禁止到朝鲜旅游,除了少数来自欧洲的游客,来朝鲜旅游的大多数都是中国人。

平壤市区高楼林立,但马路上车辆、行人稀少。今年1月朝鲜进行第四轮核试验之后,西方国家加大对朝鲜的制裁和禁运,更加重了朝鲜的能源紧张情况。此外,除了为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普通百姓不允许购买也开不起私家车,所以平壤街头的车辆极少,且大部分为公车,绝不会出现堵车的现象。

平壤地标凯旋门附近,也没有多少行人。凯旋门和主体思想塔都是1982年为庆贺金日成七十岁寿辰而建的。

平壤市郊的一处风景区,空旷的道路笔直伸向山间。

平壤大同江畔,一位市民从桥上走过。

雨中的平壤火车站,没有想象中的车水马龙。

平壤地铁,市民乘坐电梯前往深达120米的地下。

空空荡荡的商店,柜台摆设非常像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小卖部。

晚霞映照下的柳京饭店。柳京饭店以平壤的古名柳京为名,始建于1987年,计划于1989年完工,在那时看来,大厦建成之后,它将是亚洲首个高于100层的建筑,不过最终这座大厦迫于资金和电力的短缺而停工,成为全球最高的烂尾楼,荒芜长达10年时间。2008年,埃及一家公司开始恢复这座大厦的建设,德国的凯宾斯基酒店在2012年曾对外宣布将接手运营柳京饭店,但最终因朝鲜核问题而放弃了经营计划,大厦再度烂尾。

傍晚,平壤马路上车灯亮起,但路灯仍是熄灭状态。朝鲜在4月时经常出现电力供应严重不足的情况。平壤市内平均每天只供电几个小时,即使是市中心地区也频繁停电。

几乎漆黑的平壤街头,除了主要标志性建筑,都没灯光照明,拍照片一不小心就虚了。

晚上,平壤最亮的地方是金日成广场,其它地方都是很少有路灯。

平壤市区晚上黑灯瞎火,只有领导人的雕像和画像是亮的。

与车少人稀相对的是,朝鲜城乡处处可见的领袖像。

平壤人民大学习堂,空荡的学习室里,两位领袖的画像非常醒目。

壤市区,零星的行人从一幅描绘领袖亲民的政治宣传画前走过。

平壤,一位佩戴领袖像章的男青年正在街头闲聊。

悬挂着领袖像的平壤地铁。

平壤地铁站中巨幅的金日成事迹画像。

平壤一座体育馆上的领袖画像。

平壤牡丹峰山脚下的凯旋广场,一副壁画描绘了金日成当年回国时进行的“凯旋讲话”。在有40万群众参加的集会上,金日成的讲话指出了朝鲜解放后应走的道路,号召朝鲜人民有力出力,有知识出知识,有钱出钱,全民族紧密地团结起来,为建国事业作出积极的贡献。

朝鲜开城市,市民正在领袖像前走过。

开城市中心,绿树簇拥的领袖像。

开城是平壤以外最繁荣的城市,但市区也非常破旧,骑车民众经过领袖画像。

朝鲜东部港口城市元山市街头的领袖画像。

元山市中心巨大的领袖像。

元山市街头一角,屈指可数的车辆和行人,自行车是普通百姓出行的主要方式,而无处不在的领袖画像和雕像,则融进百姓生活,植入记忆当中。



关注微信   精致读物
每天有品有趣有收获